第218章 天火再出

青允的话,两兄弟一愣,血冥也是一愣。

血冥之所以有所顾忌,完全是因为药龙和药虎的存在。

他不想因为这件事而得罪了药王阁。

药龙两兄弟虽然是个憨货,但他们也知道青允不可能是血冥的对手,境界的差距实在太大了。所以他们毫不犹豫的站在青允的身前。

可青允的话让他们有些发愣,面面相觑的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“药龙、药虎兄弟,他说的对,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,也必须解决。”说完,朝前踏出一步:“而且对付他这等货色,一拳足以。”

此话一出,血冥眼内的凶狠之意再次一浓,嘴角升起一抹残忍的笑意。

他还真的怕少年躲在药龙和药虎身后不敢出来,只要他站出来,自己就有一百种方法将其斩杀当场。

现场众人的反应也是各不相同,和血冥同来的血煞门之人各个脸带讥讽,血冥的实力和战力在血煞门内都是出了名的强悍,如今更是已踏入半步成丹境,少年此举于找死无异。

“血冥大人,此等败类必须铲除,他在江南的这段时间早已民怨沸腾,杀他,可正宗门威名,更可大快人心呢。”

薛浩东在旁一脸的兴奋和得意:“青允,还不快快束手就擒,血冥大人或许还会考虑给你个全尸,如若不然,定当将你碎尸万段。”

现在的局势,青允不可能再有翻身的机会,因为现在要对付他的并非外敌,而是他所依附的宗门之人,内忧外患之下,根本没有任何翻身的可能。

“二位师兄,还请退下,以免伤了和气。”血冥再次对着药龙药虎说道。

若是没有这二人在此,他早已选择动手。

在青允的示意下,二人只是对着血冥哼了一声,将张柔护在了身后,但眼睛还是紧紧的盯着青允和血冥,长老吩咐的话他们牢记心,一定要确保青允的安全。

二人浑身紧绷,一旦青允有所不支,他们肯定要出手相救的,因为长老说过,他们二人的性命,是和青允挂钩的。

“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自尽于此,我会考虑放他们一条生路。”血冥看着青允,脸上轻蔑之色甚浓,没有了药龙和药虎,他想击杀少年,一招足矣。

“就凭你,半步成丹境?还不够。”青允对着血冥缓缓摇头,十分不屑。

“既如此,死来!”血冥的身形一闪而逝,一拳对着青允的头顶砸来。

半步成丹,已可借用少许天地之势,拳势一起,青允身周道道风卷出现,整个人宛如陷入泥沼,行动陷入极大干扰,身法更是无法催动。

血冥甫一出手,便截断青允的所有退路,青允只能选择硬抗,以自己半步成丹的修为,就算是正面相抗,也能将青允震毙于此。

他不会给药龙和药虎任何的救援机会。

拳势骤起,宛如潮水般将青允的身形吞没,而被拳势吞没的青允仿佛被吓傻了一般,一点反击的迹象都没有,而血冥的拳芒已经到了青允头顶不足一指的距离。

血煞的嘴角勾起,下一秒,这个少年就会毙命在自己的拳下,只要少年一死,他们的计划也就可以顺利展开。

“不好。师弟快来。。”药龙看的真切,少年危矣,连忙招呼药虎上前解救,可根本来不及了。青允的脑袋已经彻底碎裂开来。

“青允。。。。”张柔大喊一声,身体一软,倒在了地上。

“老大。。。。”破一瞬间朝前冲去,他不可能坐视老大被斩杀而无动于衷。

“啊。。跟他拼了。。为老大报仇。”破三等人目呲欲裂,明知不敌,但却尽皆前冲而去,他们和老大一起发过誓,同生共死。

“站住,退回去。”最先冲出来的药龙猛然停下,伸手拦住前冲的破一等人,因为他发现了不对。

青允的脑袋在血冥一拳之下崩为虚无,这让药龙的心一下提了起来,如果青允被斩杀,那今天就算是拼命也要把血冥留在这里,可接下来发生的事,却让这个大块头有点发懵。

青允不单头颅崩碎,就连身躯也瞬间崩碎,就像一道被击散的影子,在血冥狂猛的拳风下轰然破碎。

“残影?怎么可能?”在青允身形破碎的瞬间,血冥便感觉到了不对,他轰碎的,只是一道残影,一道蕴含着本体气息的残影。

“没有什么不可能,奔雷拳!”青允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血冥的身后,一声大喝下,拳头击向血冥的后脑。

战局,瞬间变换。

血冥身体猛然一拧,强行转身,抬掌向着青允的拳头迎去他的眼睛之内有着恐惧之色,少年的身法实在太过可怕。

如何消失在原地,又是如何出现在自己的身后,这些他根本没有一点察觉,而留在原地的残影居然骗过了他的神识。

轰。。。。一拳一掌交碰处,炸响轰然传来。

“啊。。。你做了什么?”一声惨叫从血冥的口响起,语气充满着不可置信之意。

青允的身形被震飞,沿着走廊退出十几米后,一脚踏在地面的瓷砖之上,才勉强稳住身形,停下后,脸色潮红上涌,身体更是晃了三晃。

而本在半空强行拧身回击的血冥神并未后退一步,可此刻却抱着自己的右掌大声惨叫着,面色扭曲,看着青允的眼神恨意滔天。

他的右臂上,黑色皮甲消失不见,整条右臂一片漆黑之色,空气更有浓浓烧焦的气味传来。

一击,血冥伤。

结果震惊了所有人,尤其是于血冥同来的血煞门人,他们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,这个叫青允的小子居然一击伤到了血冥师兄,而且是已经到了半步成丹境的血冥。

这简直不敢相信。

“你到底做了什么?”血冥的脸色痛苦而扭曲,更有着不敢相信。

在交手的那一刻,青允拳影上包含着一层青色火焰,火焰的温度简直骇人听闻,甫一接触,他的护体真气便当然无存,而他的拳头,更是被毁了大半。

被焚为了虚无,这太可怕了,若不是他及时将青允震飞,被毁的,很有可能是自己的整条右臂。

“做了什么?只不过是毁掉了一只狗爪子而已。”青允脸上的潮红消失不见,再次踏步上前,一边走,一边对着血冥说道。

“可现在,我要做的就是屠了你这条吕平的走狗。”青允说着,身上的气势一变,对着血冥所在之地走去,每踏前一步,身上的气势便会浓郁上一分。

这是血冥最喜欢的招数,用以继续气势,也用来压迫敌人。

看着青允身上的气势正在不断积蓄,血冥的脸色不停变换着,这个少年本不被他看在眼里,第一次见到少年的时候,少年弱小的就像一只蚂蚁,随意就能碾死,哪怕在交手之前,少年的实力也不被他看在眼里。

可现在,这个少年在血冥的眼里变的诡异可怕,尤其是他裹在拳头之上的那道火焰,更令血冥胆战心惊。

他今天的任务就是给少年安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,然后将其斩杀,用最快的速度将江南世俗代言人更换掉。

只要少年被斩杀,再把证据坐实,哪怕门主追究起来,他们也能搪塞过去。

这一切都是预置好的,哪怕药龙、药虎的存在他都事先知晓,可没成想,最大的变故居然是来自少年本身,他的实力,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。

“血冥师兄,怎么办?”看着杀意腾腾的青允,血令问向了血冥,虽然他不知道刚才交手的时候发生了什么,可血冥被一击所伤却是真实的。

尤其血冥脸上的肌肉因为剧痛正在不断颤抖着,这让血令明白,这个少年的身上,定有古怪,血冥都在他的手上被伤,自己上去只能做个炮灰。

血冥看着青允,脸上满是不甘和仇恨之色,最后一咬牙:“撤,回禀宗门,青允已叛出宗门,一切听从副门主定夺。”

“哎、血冥大人、血冥大人等等我、等等我。。。。”薛浩东的内心极为酸楚,他又一次被反转了。

赶紧追上血冥等人后,回头看了青允一眼,眼神里,没有仇恨,却满是哀怨,自从他碰到青允后,一次次被干倒,一次次坐过山车,被反转了无数次,他心里已经发誓,如果可以,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和这个叫青允见面。

心脏受不了。

“老大,就这么放他们走了?”破一来到青允的身边,看着离去的血冥等人恨恨的说道。

“无妨,不过我们以后的麻烦更多了。”青允淡淡一笑,轻拍了一下破一的肩膀,转身朝身后走去,他要去看看张柔。

可脚步刚刚迈出,面色一阵潮红‘噗’一口鲜血喷吐而出,脚下一软,便向地面摔去。

“老大。。。”破一一把扶住了青允。

“老大,你怎么了。。。。”破三等人围了上来。

刚才还好好的,怎么一转眼便成了这般模样,这让他们有些手忙脚乱。

“新老大受伤了,师弟,快拿丹药,给新老大找一间安静的屋子疗伤。”在药龙的大嗓门指挥下,青允被七手八脚的送进了张柔的办公室,在这间办公室里,有一间休息室。

药虎拿出的丹药呈碧绿色,刚一取出,便有一股清新水气一般的药香传来,闻着就让人浑身舒畅,在将丹药为青允服下之后,众人守在门口,焦急的等待着。

江州此刻很热闹。

但这是明面上的,隶属于紫气东来的产业正被大批陌生人攻击,这些人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铲除所有紫气东来之人,见面没有任何废话,直接开战。

天堂夜总会的门口,突然涌入近百人,进门后,一路打砸上到三楼,这里和紫气东来关系亲近早已不是什么新闻,所以这里被重点关照。

可一路打砸到三楼的这些人却止步不前了,因为三楼的楼梯口,出现了五个身穿旗袍的美女,美女们温尔雅,更具古典韵味。

可就是这些知性美女,出手却极为狠辣。

短短时间内,冲进此地之人便折损了大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