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章 少说话

“杀了就好了。”万谢承突然出身,打断了林展乐的思绪。

林展乐笑容彻底僵硬了,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会得到一个这样的回答。

他做得出来,林展乐毫不怀疑,这句话在其他任何人嘴里说出来都不会成立,唯独在万谢承嘴里说出来,他知道,那是可以轻易办到的。

碾死他,在万谢承看来,和碾死一直蚂蚁没什么区别。

万谢承走了,那就话就像是一句玩笑,飘散在空气当,最后慢慢消失,可是林展乐知道,那不是。

万谢承没有对他动手,只是轻飘飘丢下一句话,是对他的警告,他在告诉他,如果他敢说,他不会活着。

没什么不可能呢。

垂眸良久,林展乐攥紧拳头,狠狠打在老槐树上,粗砺的树皮蹭破了他的手,他怔愣地看着上面的伤痕。

本来以为,林展耀和苏檀之间出现了问题,他就有机会走进这个人的心里,但老天好像总喜欢和他开玩笑,看来他这趟国,是白回了啊……不如一直躲在异国他乡,慢慢的慢慢的,就忘了她了。

不远处央水池里的一男一女还在依偎,男人仍旧在安慰哭泣的女人,林展乐的眼闪过一丝厌恶。

林展耀也就只有哄女人这点能耐了。

“这么急着回去,不吃饭吗?”身后突然传来急切的脚步,苏檀细细一听,那脚步声又归于平稳。

苏檀立刻往后看,在没有发现林展乐的身影后,果断松了一口气。

还好还好,看样子万谢承是把林展乐解决了,干得不错,她拍了拍万谢承的肩:“做的不错,我很满意。你放心,出事了我替你扛。”

“去不去吃饭?”男人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。

“你不是叫我回去吗?怎么又问我怎么这么急着回去,还破天荒想请我吃饭?老天爷,你今天这烧有40度了吧?”

万谢承面无表情地把她的爪子从自己额头上拿下来:“我想和你吃饭。”男人的胸膛微微起伏,说出的话是难得的直白。

苏檀愣在原地,然后立磕答应:“行啊,有人请客吃饭,我为什么不去?”

直到万谢承带着她到了一家日料店里,她被店员欢迎着坐下之前,苏檀还沉浸在感动当。

看了看菜单,苏檀一瞬间变脸,她偷偷敲了敲桌子:“万谢承!你是不是有点奢侈?我给你的钱是让你花在我孩子身上的!”

“孩子不是在你身上么。”再说也不花你的钱,这家店是我的。

苏檀被一噎,只恨自己钱给的太早了,就像学车,付了全款,教练把你骂成孙子你也得受着。

“好歹是世家小姐,能不能不要这么寒酸?”万谢承不咸不淡地讽刺她。

“我寒酸?”苏檀快要跳起来,良好的涵养让她又憋坐回去,只能压抑怒气道,“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!”

“你现在说的话就像结婚十年,婚姻不幸福,老公出轨,家里欠债,孩子不懂事的怨妇。”万谢承看了她一眼,继续低头慢条斯理地点菜。

苏檀真觉得自己这孩子还没生,就得被气得滑胎!

菜很快上齐,点都点了,还能不吃不吃吗?左右是万谢承买单,虽然实际上花的还是他的钱,但这么想着,苏檀的心里勉强好受了一点。

男人搅动着汤勺,他舀了一口,状似不经意问:“听说你跟林展乐从小一起长大?”

“对啊!”苏檀也喝了一口,立马被烫得吐舌头,“我们连幼儿园上都都是同一个,小时候他特别粘我,不过长大了他虽然还是成天往苏家跑,跟我却不像小时候那么亲昵了。”

“你还想他怎么和你亲昵?”

“……”苏谈瞪他,“你反应这么大干嘛?我跟我朋友怎么相处你还要管管?警察叔叔查户口都没你问得这么详细。”

“朋友”这两个字成功取悦到了万谢承,他道:“那后来呢?”

“你以为我这是故事汇呢?你想听,我就要和你讲?”

“我想听。”

“关我什么事。”

“想听。”

“我说了你想听不关我的事!”“想。”

“……”

苏檀败了,她没好气道:“后来他就出国了啊,我们的联系也少了,不过在我心里,我跟他的情谊从没消散过,他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。”

“你是不知道他啊,每天在苏伟东面前装得乖乖巧巧,背地里要多皮又多皮,他小时候还!”

嘴里突然被塞进一块金枪鱼寿司:“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。”

“???”苏檀有些郁闷地咀嚼嘴里的食物,不是你让我说的吗?怎么这男人今天这么奇怪。